袭人靠云雨上位,脂砚斋十分不屑,直言她档次差晴雯太远

?

09:01:55 木石红楼

俗语说,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一千个人眼里,也有一千个花袭人。贾宝玉看到了她的娇媚可爱;曹雪芹看到她的贤惠;贾母看到她勤谨;薛宝钗和王夫人看到她超越身份的见识。怡红院丫头们说她是个“西洋花点子哈巴狗儿”;晴雯说她和宝玉干那“瞒神弄鬼”之事,忒不害臊。脂砚斋也曾对花袭人靠云雨上位表达不屑,并直言她档次比晴雯差远了。

花袭人两个招人诟病处

花袭人招人诟病之处有两点。一是所谓的告密,很多读者认为,晴雯芳官四儿之流被撵走,都是花袭人向王夫人告密的结果。为此,很多读者都觉得她表面温柔和顺,背地里使阴招,讨人嫌得很。

之所以有人认为花袭人是告密者,主要是因为她的确做过一件看起来很像告密的事。有一天,宝玉追着林黛玉表白。可没想到林黛玉只听了几句话,就赶紧制止他说:“有什么好说的,你的话我都知道了。”接着黛玉就走了,留下宝玉呆呆地站在原地。

这时候花袭人给宝玉送扇子来。正陷入痴魔状态的他,却把花袭人当成了林妹妹,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情话。他对林妹妹(花袭人)说:“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只怕你的病好了,我的病才得好呢。我睡里梦里,都忘不了你!”

花袭人当时就吓傻了,万一将来宝二爷真和林姑娘干出什么不才之事来,这如何是好?恰好后来宝玉因为调戏金钏,私藏琪官,而被贾政毒打了一顿。花袭人干脆趁此机会,独自去王夫人屋里,建议王夫人让宝玉搬出大观园去住。她的理由是宝玉大了,姑娘们和丫头们也都大了,况且宝钗和黛玉二人是表姐妹,万一和宝玉干出没出息的事来,宝玉一辈子的名声就坏了。

但关键是她说完这番话后没两天,她就让宝钗单独呆宝玉屋里,那时候宝玉在床上睡着了。可见她一点都不担心宝钗和宝玉干那没出息的事。也就是说,她向王夫人提的建议,分明就是冲着黛玉去的,这就不大好了。再者,她忘记了自己早和宝玉干了那没出息的事。

因为这件事,很多读者猜测,她就是王夫人嘴里的“心耳神意”。怡红院很多事,都是她向王夫人告密了。不仅读者如此认为,就连宝玉也曾怀疑过。晴雯芳官四儿被撵走后,宝玉就当面质问过袭人,她和麝月秋纹平时说话也有孟浪之处,为何太太就不知道?

因为告密的事,花袭人招来不少读者诟病。她还一件招诟病的事就是和宝玉云雨。第六回时,宝玉大概十一二岁,花袭人十三四岁。贾敬寿辰那日,宝玉也过去拜寿了,并且还在秦可卿床上睡了午觉。

午觉时,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幻境里,他和警幻仙姑的妹妹可卿,有了第一次云雨之事。醒来后,花袭人给他穿裤子,一不小心手就碰到他大腿处,一片湿滑。后来,花袭人就问他哪里流出来那些脏东西,宝玉就告诉了她太虚幻境的事。

之后宝玉就强拉着花袭人,也要干一番警幻仙姑所训之事。花袭人当时想,自己是贾母给了宝玉的,就算和宝玉云雨一番,也不为越礼,所以就和宝玉偷试了一番。因为这件事,晴雯心里愤愤不平,好几次当面尖刺袭人说,你和宝玉干的那些瞒神弄鬼的事,我都知道。晴雯对她这种行为大为不屑。

媚子勾引宝玉,也骂过袭人和宝玉干的那些瞒神弄鬼之事。可见她和宝玉云雨之事,其实很多人知道了,并且也表示不屑不满。很多读者也因为这件事不待见她,觉得她虚伪双标,自己靠和宝玉云雨上位,却还跑王夫人那说,担心宝玉和姑娘丫头们干出不才之事来。

那么脂砚斋如何看待这事呢?

七十七回,晴雯被撵走后,宝玉十分伤心,他还偷跑去看晴雯。当时晴雯看到他后,泪流满面对他说,不甘心担此虚名。后来她把自己的指甲剪下来给宝玉,又把贴身衣服给了宝玉。她对宝玉说:

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像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

批语:

晴雯此举胜袭人多矣,真一字一哭也,又何必鱼水相得而后为情哉?

脂砚斋这批语也够直白,直接说袭人和宝玉先性后爱的行为,比起晴雯洁身自好来说,实在差远了。当然脂砚斋对花袭人的看法,并不代表宝玉的看法,也不代表曹雪芹的看法,他也只是众多读者中的一个罢了。

俗语说,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一千个人眼里,也有一千个花袭人。贾宝玉看到了她的娇媚可爱;曹雪芹看到她的贤惠;贾母看到她勤谨;薛宝钗和王夫人看到她超越身份的见识。怡红院丫头们说她是个“西洋花点子哈巴狗儿”;晴雯说她和宝玉干那“瞒神弄鬼”之事,忒不害臊。脂砚斋也曾对花袭人靠云雨上位表达不屑,并直言她档次比晴雯差远了。

花袭人两个招人诟病处

花袭人招人诟病之处有两点。一是所谓的告密,很多读者认为,晴雯芳官四儿之流被撵走,都是花袭人向王夫人告密的结果。为此,很多读者都觉得她表面温柔和顺,背地里使阴招,讨人嫌得很。

之所以有人认为花袭人是告密者,主要是因为她的确做过一件看起来很像告密的事。有一天,宝玉追着林黛玉表白。可没想到林黛玉只听了几句话,就赶紧制止他说:“有什么好说的,你的话我都知道了。”接着黛玉就走了,留下宝玉呆呆地站在原地。

这时候花袭人给宝玉送扇子来。正陷入痴魔状态的他,却把花袭人当成了林妹妹,说了一句惊世骇俗的情话。他对林妹妹(花袭人)说:“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只怕你的病好了,我的病才得好呢。我睡里梦里,都忘不了你!”

花袭人当时就吓傻了,万一将来宝二爷真和林姑娘干出什么不才之事来,这如何是好?恰好后来宝玉因为调戏金钏,私藏琪官,而被贾政毒打了一顿。花袭人干脆趁此机会,独自去王夫人屋里,建议王夫人让宝玉搬出大观园去住。她的理由是宝玉大了,姑娘们和丫头们也都大了,况且宝钗和黛玉二人是表姐妹,万一和宝玉干出没出息的事来,宝玉一辈子的名声就坏了。

但关键是她说完这番话后没两天,她就让宝钗单独呆宝玉屋里,那时候宝玉在床上睡着了。可见她一点都不担心宝钗和宝玉干那没出息的事。也就是说,她向王夫人提的建议,分明就是冲着黛玉去的,这就不大好了。再者,她忘记了自己早和宝玉干了那没出息的事。

因为这件事,很多读者猜测,她就是王夫人嘴里的“心耳神意”。怡红院很多事,都是她向王夫人告密了。不仅读者如此认为,就连宝玉也曾怀疑过。晴雯芳官四儿被撵走后,宝玉就当面质问过袭人,她和麝月秋纹平时说话也有孟浪之处,为何太太就不知道?

因为告密的事,花袭人招来不少读者诟病。她还一件招诟病的事就是和宝玉云雨。第六回时,宝玉大概十一二岁,花袭人十三四岁。贾敬寿辰那日,宝玉也过去拜寿了,并且还在秦可卿床上睡了午觉。

午觉时,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幻境里,他和警幻仙姑的妹妹可卿,有了第一次云雨之事。醒来后,花袭人给他穿裤子,一不小心手就碰到他大腿处,一片湿滑。后来,花袭人就问他哪里流出来那些脏东西,宝玉就告诉了她太虚幻境的事。

之后宝玉就强拉着花袭人,也要干一番警幻仙姑所训之事。花袭人当时想,自己是贾母给了宝玉的,就算和宝玉云雨一番,也不为越礼,所以就和宝玉偷试了一番。因为这件事,晴雯心里愤愤不平,好几次当面尖刺袭人说,你和宝玉干的那些瞒神弄鬼的事,我都知道。晴雯对她这种行为大为不屑。

媚子勾引宝玉,也骂过袭人和宝玉干的那些瞒神弄鬼之事。可见她和宝玉云雨之事,其实很多人知道了,并且也表示不屑不满。很多读者也因为这件事不待见她,觉得她虚伪双标,自己靠和宝玉云雨上位,却还跑王夫人那说,担心宝玉和姑娘丫头们干出不才之事来。

那么脂砚斋如何看待这事呢?

七十七回,晴雯被撵走后,宝玉十分伤心,他还偷跑去看晴雯。当时晴雯看到他后,泪流满面对他说,不甘心担此虚名。后来她把自己的指甲剪下来给宝玉,又把贴身衣服给了宝玉。她对宝玉说:

这个你收了,以后就如见我一般。快把你的袄儿脱下来我穿。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像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论理不该如此,只是担了虚名,我可也是无可如何了。

批语:

晴雯此举胜袭人多矣,真一字一哭也,又何必鱼水相得而后为情哉?

脂砚斋这批语也够直白,直接说袭人和宝玉先性后爱的行为,比起晴雯洁身自好来说,实在差远了。当然脂砚斋对花袭人的看法,并不代表宝玉的看法,也不代表曹雪芹的看法,他也只是众多读者中的一个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