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落人》| 从城市生活题材中看归属感的营造

  达达先生2019.8.20我要分享

  引子

  真正爱你的人绝不会逼你放弃梦想,我曾以为人生再也不会有所期待,但人生的不幸,不是你的错,也许起跑不同,但我相信人人都可以做梦,still human,still dream.

  有的电影像诗,透过温润的影像营造意境,有的电影像梦,美好却也不可及,而有的电影像小说,于起承转合之中便极具魅力,初尝便让人惊艳,而《沦落人》属于后者。这部主打温情的香港影片讲述了两个不同生活境遇,但同为社会底层的人追寻梦想的故事。

  

  影片情节简单,故事平实,温暖却不矫情。男主角昌荣是一个因意外半身瘫痪的建筑工人,妻离子散,独居公屋,生活无法自理。女主Evelyn是一个怀揣摄影梦想的年轻菲佣,迫于家庭的窘困与婚姻的不幸孤身来到香港。一个半身不遂,一个背井离乡,不同的身份,但相似的处境使得二人在绝望又孤独的生活中相依相助,在不断的相处之中完成从主仆到知己的身份转变。香港这座冰冷又拥挤的城市有近38万的外籍佣工,他们已然成为香港城市扩张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外佣生活为主要题材并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国产影片《沦落人》似乎还是第一个。

  

  关于社会底层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影片关注的焦点,《沦落人》取材平实,试图以小人物的视角反应当下香港多数居民的生活现状。影片区别于传统励志底层人物传记,剧中主角并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也没有过多的艺术渲染,而是采用一种近乎写实的表现手法,将生活的困苦与不堪娓娓道来,反而有种更为厚重的力量,在生活与社会的重压之下,在选择屈服命运的同时,还能选择予人梦想,这大概也是《沦落人》所传达的最为宝贵的现实意义。影片中的男主角昌荣高位瘫痪,有限的肢体动作并未限制其丰富充盈的内心世界,从绝望孤立,到重燃生活希望,与春暖花开的影片环境相辅相成,在外放与内敛之间收放自如。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木棉花”这一意象几乎贯穿了影片始末,从菲佣Evelyn与昌荣初次相见,到Evelyn怀揣梦想再次启程,木棉花一直成为背景漂浮在高楼林立的香港天空中。导演借用“木棉花”的生长轨迹将影片整体划分为“夏、秋、冬、春”的四季更替,同时也借此暗喻Evelyn梦想的生根发芽,红花寓佳人,飞絮也一如女人成长后必须离开的命运。影片最后,Evelyn拖着行李箱在站台想要把钥匙交给昌荣的时候,漫天的棉絮漂浮在香港的盛夏,像极了Evelyn刚来到香港的场景,季节的更迭不禁让人对生命的循环与离别发出无限的感慨。

  

  至于导演对于影片中男女主角情感的处理也是煞费苦心,一方面相似的境遇让二人的情感迅速缓和,另一方面,同属社会弱势群体的身份使得他们在情感的感知上相较于正常人显得更为细腻,但电影终归的电影,美好的期冀终究无法抵消严苛现实问题,弱势群体的结合并非如众多影片中所描绘的那般美好,更多情况下是苦难的堆积与延续,很显然导演也意识到了这点,为避免落入情感的俗套,影片安排Evelyn在两人情感升温之时远赴他乡追求摄影梦想,既避免了烂俗的剧情,同时还营造了一种小人物追寻梦想的伟大之感,给主题沉重的《沦落人》蒙上了一层浪漫主义的色彩,小清新式的结局给香港这座压抑、冷漠的城市带来一丝安慰与家一般的归属感,正所谓暖而不燥,痛而不泪。

  

  不仅是香港,在任何一个同样丰盛华美、斑驳繁杂的烟火之地都有着无数如同昌荣与Evelyn这样努力向上生活着的人,强顶着生活的重负与快要倾塌的命运作斗争。影片用情绪饱满且细腻的笔触重塑了一个极具张力的生活命题,每一个人有拥有梦想的权利,坚守与感恩也可以让看似注定的人生迸发出美好的意外。清冷克制的影像风格在繁杂的香港街头衬托下竟有了丝青春可爱的气息,质朴的配色,极具生活化的街景蒸腾出杂乱却又舒适的暖意,一如38万外籍佣工与无数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对香港这座城市的依赖于归属。这种真诚又平实的情感不是告诉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又多么美好,而是透过像《沦落人》这样的影片告诉人们,其实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我们还有梦想。

  

  影片《沦落人》将故事焦点放置于被社会遗忘的平凡人身上,以入世的视角,透过充满生活质感的生活细节,展现底层人物在现实或环境局限情况下的无限可能,为躁动浮华的城市生活带来一缕久违的温暖与感动,显现内敛温和的含蓄之美。无论社会如何流变,真诚与梦想永远会是黑暗生活中的光源,底层人物的微小互助让我们看到生命的不屈与尊严,冰冷坚硬的城市也逐渐柔和了起来,人性的光辉也因此变得更为温暖,更多身处社会底层的人们看到希望,在沦落中寻求救赎,在挣扎中找寻希望,这也正是《沦落人》这种普通题材能够激起观众起共鸣最为根本的原因之一。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收藏举报投诉

  引子

  真正爱你的人绝不会逼你放弃梦想,我曾以为人生再也不会有所期待,但人生的不幸,不是你的错,也许起跑不同,但我相信人人都可以做梦,still human,still dream.

  有的电影像诗,透过温润的影像营造意境,有的电影像梦,美好却也不可及,而有的电影像小说,于起承转合之中便极具魅力,初尝便让人惊艳,而《沦落人》属于后者。这部主打温情的香港影片讲述了两个不同生活境遇,但同为社会底层的人追寻梦想的故事。

  

  影片情节简单,故事平实,温暖却不矫情。男主角昌荣是一个因意外半身瘫痪的建筑工人,妻离子散,独居公屋,生活无法自理。女主Evelyn是一个怀揣摄影梦想的年轻菲佣,迫于家庭的窘困与婚姻的不幸孤身来到香港。一个半身不遂,一个背井离乡,不同的身份,但相似的处境使得二人在绝望又孤独的生活中相依相助,在不断的相处之中完成从主仆到知己的身份转变。香港这座冰冷又拥挤的城市有近38万的外籍佣工,他们已然成为香港城市扩张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外佣生活为主要题材并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国产影片《沦落人》似乎还是第一个。

  

  关于社会底层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影片关注的焦点,《沦落人》取材平实,试图以小人物的视角反应当下香港多数居民的生活现状。影片区别于传统励志底层人物传记,剧中主角并没有所谓的主角光环,也没有过多的艺术渲染,而是采用一种近乎写实的表现手法,将生活的困苦与不堪娓娓道来,反而有种更为厚重的力量,在生活与社会的重压之下,在选择屈服命运的同时,还能选择予人梦想,这大概也是《沦落人》所传达的最为宝贵的现实意义。影片中的男主角昌荣高位瘫痪,有限的肢体动作并未限制其丰富充盈的内心世界,从绝望孤立,到重燃生活希望,与春暖花开的影片环境相辅相成,在外放与内敛之间收放自如。

  

  值得一提的是,电影中“木棉花”这一意象几乎贯穿了影片始末,从菲佣Evelyn与昌荣初次相见,到Evelyn怀揣梦想再次启程,木棉花一直成为背景漂浮在高楼林立的香港天空中。导演借用“木棉花”的生长轨迹将影片整体划分为“夏、秋、冬、春”的四季更替,同时也借此暗喻Evelyn梦想的生根发芽,红花寓佳人,飞絮也一如女人成长后必须离开的命运。影片最后,Evelyn拖着行李箱在站台想要把钥匙交给昌荣的时候,漫天的棉絮漂浮在香港的盛夏,像极了Evelyn刚来到香港的场景,季节的更迭不禁让人对生命的循环与离别发出无限的感慨。

  

  至于导演对于影片中男女主角情感的处理也是煞费苦心,一方面相似的境遇让二人的情感迅速缓和,另一方面,同属社会弱势群体的身份使得他们在情感的感知上相较于正常人显得更为细腻,但电影终归的电影,美好的期冀终究无法抵消严苛现实问题,弱势群体的结合并非如众多影片中所描绘的那般美好,更多情况下是苦难的堆积与延续,很显然导演也意识到了这点,为避免落入情感的俗套,影片安排Evelyn在两人情感升温之时远赴他乡追求摄影梦想,既避免了烂俗的剧情,同时还营造了一种小人物追寻梦想的伟大之感,给主题沉重的《沦落人》蒙上了一层浪漫主义的色彩,小清新式的结局给香港这座压抑、冷漠的城市带来一丝安慰与家一般的归属感,正所谓暖而不燥,痛而不泪。

  

  不仅是香港,在任何一个同样丰盛华美、斑驳繁杂的烟火之地都有着无数如同昌荣与Evelyn这样努力向上生活着的人,强顶着生活的重负与快要倾塌的命运作斗争。影片用情绪饱满且细腻的笔触重塑了一个极具张力的生活命题,每一个人有拥有梦想的权利,坚守与感恩也可以让看似注定的人生迸发出美好的意外。清冷克制的影像风格在繁杂的香港街头衬托下竟有了丝青春可爱的气息,质朴的配色,极具生活化的街景蒸腾出杂乱却又舒适的暖意,一如38万外籍佣工与无数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对香港这座城市的依赖于归属。这种真诚又平实的情感不是告诉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又多么美好,而是透过像《沦落人》这样的影片告诉人们,其实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我们还有梦想。

  

  影片《沦落人》将故事焦点放置于被社会遗忘的平凡人身上,以入世的视角,透过充满生活质感的生活细节,展现底层人物在现实或环境局限情况下的无限可能,为躁动浮华的城市生活带来一缕久违的温暖与感动,显现内敛温和的含蓄之美。无论社会如何流变,真诚与梦想永远会是黑暗生活中的光源,底层人物的微小互助让我们看到生命的不屈与尊严,冰冷坚硬的城市也逐渐柔和了起来,人性的光辉也因此变得更为温暖,更多身处社会底层的人们看到希望,在沦落中寻求救赎,在挣扎中找寻希望,这也正是《沦落人》这种普通题材能够激起观众起共鸣最为根本的原因之一。

  

  一影一话 谱人世虚实

  俱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